十月十一号,赶在天黑之前,我回到自己的家。

这一路太艰难了,躺在床上,眼睛一闭就进入了梦乡。

昏昏沉沉的几日,仿佛魂魄还驰骋在辽阔的高原之上。

几天以后,飘飘从深圳发来讯息,她说纳木错下雪了,下了第一场雪,因为大雪就要封山了。

我能感受到她心里的柔软和痛快。

那一场大雪,忽然之间就把我唤醒了。

是的,这世上只有雪花是纯洁的,比谁都完美,最洁白,飘飘扬扬的,像极了童话一样美好的世界。

可是,雪也是最容易融化的,雪下得再漫天飞舞,积得再没过膝盖,还是经不起阳光的灿烂。

有什么法子,把雪花放在什么地方,才能永远不会融化呢?

我想,答案只有两个:放在心里,和放在神山之巅。

十多年了,我一直索居南方沿海一带,我一直以为依偎着浪漫的山水,就能断了乡情,可是千千百个日日夜夜啊,我好像丢了魂一样,不知道在梦里下了多少场雪,大的雪,小的雪,夏天下,有时候春天也下,我睁开眼,是因为你在那个懵懂的童话世界向我微笑着扔了一个雪球,是的,这座城市永远都盼不到雪花飞舞。

是的,这座城市把我憋坏了,是的,苍白的天空一成不变,是的,我想黄河两岸白雪覆盖的明亮和拴在柳树上寂寞的丝巾了,是的,我想家了。

于是,离开现实,我去了远方。

那一天,我站在冈仁波齐的脚下,经幡飘扬,神山覆盖的冰雪如此明亮,反射的光太耀眼,神思飞扬,我却睁不开眼睛,可是我的心却有着从未有过的恬静和安详,像是突然站在了人生洪流的川息之间。

生活有很多种方式,我却选择走在阿里的这条路上,不要问我这样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这条路太长,太过美好,太艰辛了,我只是不想错过,我只想把天空和大地铺开在我的面前,去遭逢雪山,去挽留湖泊,因为这是我该走的路。

一生太短暂, 我却如此的痴迷一个地方,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,勇敢前行,直至燃烧殆尽。

是的,这就是青藏高原。

乐生于苦,这就是青藏高原。

爱了又爱,狠了又恨,爱了又爱的,这就是青藏高原。

这片土地我爱得太深刻了,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经幡飘扬,雪山皑皑,格桑绽放,卓舞轻盈,牛羊喜乐,梵音呢喃,光阴流转,孤独流浪,念念不忘,朦朦胧胧的像是从前,我觉得此生我再也放不下了。

我想,此生的归宿我只愿成为灰烬,融化在那遥远地平线上的雪山脚下。

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,还是因为不敢去过多地回忆,加德满都的故事永远都不能写下句号。然而,不期然的,九月的藏地已经毫无隐晦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进入藏地。

正如我的朋友花花说的:“相逢的人会在西藏再相逢。”

我相信花花,我也期盼着这句箴言的实现。

于是,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。。

首页社会